左伟越决定转变观念

2019-06-11 21:11栏目:丰城
TAG: 丰城

  “这次没考好!这次又失败了!”6月8日下午五点,在丰城中学第71考场,2019年丰城最大龄的高考生——今年61岁的左伟越,像其他花样年华考生一样,起身交卷后走出教室。

 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,左伟越老家在丰城孙渡,是丰城洛市矿务局退休的一名职工。今年是他人生第四次参加高考。

  “这次数理化题目非常难,我一道题都没有把握。之前我一直在考研,备考的方向和内容和高考不同。”左伟越说,因为没有读过高中,零基础,自己只是在家看书自学,也没有参加任何培训,加上年纪大记忆力和悟性差,学习数理化非常吃力。

  左伟越讲诉,在1981、1982、1983年的时候,他曾经参加过高考,但是一直没有考取,这是他相隔近四十年后再次高考。

  1997年,左伟越39岁通过自学,在宜春地区参加统一成人考试,考取了北京信息工程学院(现为北京信息科技大学)和南昌大学(函授)。同时学习两个大学的软件专业和自动化专业,并且取得了成人本科文凭。

  就在他就读北京信息工程学院快毕业时,家中传来噩耗,母亲瘫痪了。因为父亲过世的早,家里母亲瘫痪无人照顾,加上单位破产,左伟越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,回到了老家照顾母亲。

  然而,在家乡照顾母亲的日子里,左伟越一直不忘学习,他坚持在家看书自学,每年都在备考考研。断断续续考了十七八年,每年都因相差几分而失败告终。2018年,左伟越考研考了325分,总分够了,但是英语只考了34分,非常遗憾英语差一分上岸。

  “天下是父亲这一代打下来的,我就感觉自己应该有所贡献,不能和别人一样。”左伟越说,他的父亲是陈庚打下南昌后留下的一名副连级干部,1949年转业到丰城,曾组建丰城人民法院。父亲对国家作了贡献,自己也该努力学习成才。当年没有继续深造成为他人生的一大遗憾。

  左伟越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,母亲一人持家,家庭生活艰辛。年少时,左伟越便通过知青下乡统一招工到新余花鼓山煤矿工作。没有读取高中。1984年后,左伟越他调回丰城洛市矿务局工作,曾任洛矿办公室秘书。有了固定工作收入后,左伟越不忘初心,每天六点起床后,第一件事就是看书学习,每天晚上十点才放下书本休息。他的大部分开支,都用来买学习资料和文具。几十年来,一直省吃俭用,追逐着自己的大学成才梦。

  “我还是想回到我的母校(北京信息科技大学),考取博士才是我人生的梦想。”左伟越说,他的很多老师和教学关系都还在大学(北京信息科技大学)里,只要他进入了北京科技大学学习,考取研究生和博士没那么难了。

  如今,61岁的左伟越已经领了退休金,每个月有4218元,一部分用来生活,一部分用来买书自学。

  “我将一直考下去,今年没考到明年继续考!”由于考了十多次研究生还是没有考上,左伟越决定转变观念,想再次通过普通高考考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。今年考的不好,他将继续备考,参加明年的高考,直到考取为止。

  采访结束后,左伟越回到教室,熟练地收拾文具后,带着微笑走出考场。他将乘坐公交车回到洛市镇洛矿家中继续备考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一线城市公司如果经营性现金流没有了
  • 平均借贷成本为4
  • 把握开发、推案及营销的节奏-南昌音乐喷泉
  • 提供高端商业资产管理、咨询业务
  • 金交会、民间金融街、广东金融高新区……一直
  • 构建以全息数字人为愿景的健康科技产业生态圈
  • 总去化率在60%左右
  • 主要是因为家长沉迷手机给孩子作了不好的示范